上海锐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上海锐洪汽车销售有限公司
 
1 2 3
产品导航

一,东风天龙

    》1,东风天龙 牵引车

      》2,东风天龙 载货车

        》3,东风天龙 自卸车

          二,东风天锦

            》1,东风天锦 牵引车

              》2,东风天锦 载货车

                》3,东风天锦 自卸车

                  三,天龙旗舰

                    1,》东风天龙旗舰 牵引车

                      四,东风大力神

                        1,》东风大力神 自卸车
                          招聘信息
                          行业资讯 更多>>
                          荣誉资质 更多>>
                          友情链接
                           

                          两起凶案发生一年之后,滴滴有了哪些变化?

                          交通运输/商用车
                          来源:   浏览:23   2019-06-06
                          摘要:6月5日消息,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滴滴出行经历安全危机一年之后,相继推出一系列安全措施进行变革。一些人对此做出了积极回应,也有人对此持谨慎态度。

                          6月5日消息,据香港《南华早报》报道,滴滴出行经历安全危机一年之后,相继推出一系列安全措施进行变革。一些人对此做出了积极回应,也有人对此持谨慎态度。

                          去年一再爆发安全问题之后,滴滴出行曾召开过一次严肃的内部会议,讨论安全问题。几名经理站出来质疑公司的基本价值观。

                          “为了追求规模和快速增长,我们放弃安全了吗?”一位经理问道。 “我们只关心投资者的想法吗?”另一个问道。“我们只是嘴上说说‘安全第一’吗?”类似问题开始层出不穷,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发问,就像蒸汽锅的盖子刚刚被炸开一样。

                          据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人士透露,滴滴36岁的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程维以及公司总裁柳青冷静地听取了意见,然后用谨慎措辞承认了在场人所提出的担忧。

                          去年5月,一名女乘客在乘坐滴滴顺风车时被司机强奸并谋杀。仅仅三个月之后,又有一名年轻女子被顺风车司机杀害,这家总部位于北京的初创企业士气一落千丈。滴滴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技术官张博甚至一度在滴滴安全团队面前失声痛哭,呼吁在“公司必须克服的困难”面前拿出勇气。

                          滴滴没有对公司内部会议的相关内容,也拒绝让程维和柳青接受采访。

                          两次悲剧的发生是滴滴发展的转折点。2018年之前,滴滴一直被视为中国叫车服务的宠儿,其比几家规模较小的竞争对手坚持时间更长,合并了主要竞争对手快的打车,然后借合并将Uber赶出了中国市场

                          在第二起悲剧发生三天后,程维和柳青都发表了道歉信,将滴滴的安全隐患归咎于“好胜心”和“一路狂奔”。二人都誓言将安全列为最重要的业绩指标,并不再将规模和增长作为公司发展的衡量尺度。

                          滴滴曾被誉为全球市值最高的初创企业。据报道,该公司曾考虑在2018年初在香港进行首次公开发行(IPO),但该计划因安全丑闻而被搁置。目前还没有滴滴要进行IPO的传言,而其美国同行Lyft和Uber均已在2019年上半年进行了IPO。

                          自去年8月滴滴叫停顺风车业务以来,迄今都没有重启该服务。为了重获公众信任,滴滴也推出了一系列的安全措施,包括乘车过程中实行强制录音,升级应用应急机制,使乘客能够添加紧急联系人并实时与他们分享路线,在应用中添加可直接报警的紧急按钮等等。

                          滴滴司机们现在需要全天候进行面部识别,然后才能接单。滴滴承认,当嫌犯登录其父亲的账户时,其夜间模式面部识别系统未能启动。

                          随着科技推动个人交通进入新领域,滴滴并不是唯一一家面临安全问题的叫车服务公司。今年3月底,南卡罗莱纳大学(University of South Carolina)的一名女学生在乘坐网约车时遭到绑架并被谋杀,之后Uber和Lyft都加强了安全措施和司机审查。

                          滴滴正致力于改进现状。作为一个管理着30人团队的经理,黄元建(音译)负责打造新的安全功能。他表示,滴滴应用几乎每周都会更新一次,他连续数天几乎都是在午夜时分才离开办公室。

                          他说:“办公室有双层床和沙发,一些同事会挤在那里打盹,我们的办公室周末和工作日一样人满为患。”

                          滴滴所受到的负面影响也波及到了办公室之外。滴滴的一名女员工承认,她非常害怕被排斥,以至于在约会时不愿透露自己为谁工作。

                          滴滴处理公共事务的叶耘表示,“特别是当你的家人、朋友和同学都在指责你的雇主,指责滴滴的顺风车业务是所有罪恶的根源时,每个人都承受着巨大的压力。”他补充说,“对于一个平均年龄在27岁至28岁之间的年轻团队来说,这可能是他们的第一份或第二份工作——他们中的大多数人此前从未经历过类似的事情。”

                          这位网约车行业的老员工说,在发生两起悲剧之后,他和他的员工经常受到公众的攻击。“顾客会打电话来,用脏话咒骂客服人员。”

                          然而叶耘表示,情况有所改善,许多人对滴滴最近的安全举措做出了积极回应。

                          “我们的团队重点已经从做好一份工作变成了完成一项任务,”他说。“之前他们选择滴滴是因为其技术上的发展潜力,但现在他们有了一个共同的目标,即通过有效的早期干预,阻止犯罪发生,让产品更安全。”

                          不过,滴滴的一些客户仍对此持谨慎态度。26岁的Eva Yu是北京一家科技公司的产品经理,她说,在悲剧发生后的最初几周,这种恐惧显而易见。

                          她说:“如果我知道我会晚回家,我会在离开公司之前仔细检查一下我的着装。”“因为晕车,以前我总喜欢坐在前排。但即便恶心得厉害,现在也不会再这样了。”

                          她仍然认为总体上滴滴降低了深夜出行的风险。她表示:“滴滴的出现赶走了大部分黑车,由于缺乏监管,这些黑车往往风险更大。”

                          滴滴正试图通过更好的沟通,以及深入理解新技术对交通的影响来走出危机。例如,该公司就一些有争议的问题进行了公开辩论,是否应该信任网约车司机,该不该让他们运送独自出行的年轻乘客。

                          黄指出,“青少年本身属于弱势群体,容易受到伤害。然而,在某些情况下拒绝他们的订单也可能使他们处于危险之中。”

                          “我们现在建立公共磋商机制的原因是让人们理解这种关联性并成为讨论的一部分,” 叶耘说。他还补充指出司机同样存在安全问题,例如他们是否应该能够拒绝醉酒乘客搭乘汽车,有时弄脏汽车的口角甚至会演变成暴力冲突。

                          与此同时,滴滴还提高了公司透明度,其中也包括财务业绩。

                          程维在第二起谋杀案发生两周后发布的一封内部信件中称,滴滴自成立以来的六年里没有盈利,2018年上半年净亏损高达40亿元人民币(约合5.8亿美元)。

                          程维表示:“滴滴绝不是一个邪恶的公司,并且永远不会优先考虑利润高于其他任何东西“,“6年来我们还没有实现过盈利。”他在信中说,“问题在我们自己身上。好胜心盖过了初心,狂奔的发展模式早已种下隐患。”

                          在另一份声明中,滴滴承认,在截至去年12月31日的3个月内,其只是抽取中国市场每趟打车服务支付金额的19%,而每次打车服务的总成本约为21%,这意味着目前的商业模式实际上是亏损的。

                          与此同时,滴滴所经受的危机对其创始人产生了持久影响。自危机以来,程维和柳青一直保持着较为低调的公众形象,其公开发表的大多数言论现在都集中在行业安全上。

                          2018年4份,滴滴出行和31家汽车产业链企业发起成立“洪流联盟”,程维现场表示“希望能够成为全球智能交通技术的引领者,做智慧交通,也做智能驾驶。”

                          程维现在不得不深入思考长期战略,以及如何向其他公司学习安全方面的知识。据知情人士透露,此事对柳青影响有所不同。

                          “柳青终于放下了过去的包袱,”该人士表示。“她开始跟随自己的内心,而不是关注别人的意见,无论是赞扬还是批评。”

                          对于叶耘来说,滴滴仍处于变革之中。

                          “如今人们不需要完美,但无论是个人还是公司,我们都需要保持真实。”

                          文章来源:http://news.iresearch.cn/content/201906/292265.shtml